2022-09-01【全教產新聞稿】 【非營利幼兒園+準公共幼兒園『夾殺』公幼?】 【全教產:制度殺人?】
【非營利幼兒園+準公共幼兒園『夾殺』公幼?】
【全教產:制度殺人?】
 
 
發稿單位/新聞聯絡人: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理事長 林碩杰
 
【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】接獲會員教師反應公立幼兒園招生不佳,尤其今年8月起準公共幼兒園第一胎的收費每月不超過3000元、第二胎每月不超過2000元、第三胎每月不超過1000元,其搶學生效應對於公幼之衝擊可能會更明顯。
 
高雄市公幼教師表示近年招生情況不佳,已普W發生;尤其是在今年準公共化幼兒園增加後,不只公幼、恐怕連非營利幼兒園也會招不滿。
 
臺南市公幼教師表示招生的確很糟,市中心學校公幼缺額竟還有五、六十人,還有海線(七股將軍等)新增班的,設備、合格教師都有,但卻沒學生報名。今年6月即已發生五分之四的公幼招生未滿之窘態,備取人數也僅約10人,顯見家長選擇之大轉變,若到時公幼老師超額卻沒學校可安置時,怎麼辦呢?!
 
台北市公幼教師表示,確實今年人數跟以往比起來有落差,少子化當然是原因,但與疫情可能也有關,部分學童錄取了,但也申請防疫假。
 
桃園市公幼教師表示,桃園市公幼這兩年招生狀況越來越不好,今年不僅偏遠地區,甚至有一些市區的公幼也面臨招生不足,發生需另行再招生之狀況。
 
臺中市公幼教師表示,公幼的近期招生狀況的確受到影響,另外許多家長礙於3歲兒童尚無疫苗可打而怯於至幼兒園報名,可能要到開學後,或許疫情較為明朗之際,才會報名。
 
由於公立幼兒園師資、設備較佳,但課後留園、課後照顧班需另外收費;相較之下,非營利幼兒園及私立托兒所等轉型的準公共幼兒園等因收費較低、收托時間較長,較符合長工時家長之需,而受到許多家長青睞。
 
另外,多數非營利幼兒園都設在公立國小、國中校園內,家長都以為是公幼,事實上兩者之師資、設備不可同日而語;但因非營利幼兒園收托時間較長,光就這一點來說,對家長就具備極大之吸引力;目前,非營利幼兒園持續增設已造成公幼極大衝擊,尤其是非營利幼兒園一開班就是3至5個班起跳,再加上準公共幼兒園進場「搶學生」,許多公幼的招生似已進入寒冬。
 
基層教師反應,國家一起養育、補助向下延伸是目前政府重大政策之一,縣市政府不會有意見,「非營利幼兒園+準公共幼兒園」的急速擴增,是為了達到快速見效之手段,但這種做業績政策,對於幼教量能缺乏合適之分配,已造成問題,基層老師表示急推幼教公共化的結果,恐造成公幼泡沫化。
 
教育部只想急於表現「公共化幼兒園有幾所、有幾班」的業績,卻未審視現有之人事資源,部分縣市於招生不利時甚至責怪公幼老師,公幼真是時下政策的犧牲者,公幼老師最後是怎麼「被安排」、怎麼「被改變」的,基層教師著實感到憂心。
 
【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】建議政府暫停增置公立、非營利幼兒園、暫停準公共化幼兒園加入,在盤整公幼數量後,依不同地區之需求來從新調整增設量,並期許現有人力資源和硬體設備量能可有效運用,並建議將就學補助等預算編列改為降低生師比,減少超額問題,同時應足量補充特教人力支援(特教助理員)或補助現有人力津貼(提高教保費)等,全面提升幼教品質。



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