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-12-15【全教產新聞稿】 【拒絕:政府負最後「打折」保證責任】 【政府應兌現最後支付保證責任】 【全教產:政府應依精算報告負責撥補】
【拒絕:政府負最後「打折」保證責任】
【政府應兌現最後支付保證責任】
【全教產:政府應依精算報告負責撥補】
發稿單位/新聞聯絡人: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理事長 林碩杰
 
由於立法院朝野黨團昨天(13日)協商公教人員退撫新制草案及舊制撥補條文,在場立委與官員意見不一,暫無共識,會議主席立法院長游錫i裁示,今(15日)下午繼續協商。
 
經查112年7月起新進公教人員將加入退撫「新基金」,「舊退撫基金」原本每年約有700億元繳進來,支出給付卻逾1000億元,但「舊退撫基金」從此不再有新進人員繳錢入庫,即現職人員面臨「斷流」之危機,而老一輩人員又陸續退休,「舊退撫基金」面臨雪上加霜之境,將提早用罄。
 
由於原退撫基金財務缺口太大,單靠調降所得節省費用挹注基金及提高收益仍恐不足也「不及」填補退撫基金財務缺口,故一定還要靠政府撥補,但目前教育部官員明白指出,基於新基金使原退撫基金由137年提早到133年用罄,故準備撥補之方案,只有撥補這4年,也就是說137年仍將用罄。
 
雖然「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」第8條:「第六條所定退撫基金,由教職員與政府共同按月撥繳退撫基金費用設立之,並由政府負最後支付保證責任。」明白指出政府負最後支付保證責任,但是106年的年改大砍公教人員們的退休金後,「政府最後支付保證責任」已被戲稱為「政府負最後『打折』保證責任」。
 
由於近幾年政府稅收超徵,軍人的退撫有撥補、勞工退休基金也有撥補,但是公教人員呢?針對公教人員,政府不應只負最後打折責任,維持137年破產之「目標」;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依據「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管理委員會委託辦理基金第8次精算報告書」,建議政府於現職人員提撥率最高15%之前提,由政府每年撥補236億元(教育人員部分),以維未來50年基金不會用罄;並於「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」第九十八條增列文字:「退撫基金之財務缺口,由政府依退撫基金財務精算報告結果及分析,如有不足之數,應編列預算或在年度預算範圍內,自前項退撫制度實施之日起調整支應,以維未來50年退撫基金不會用罄。不受預算法第二十三條、第六十二條及第六十三條規定之限制。」
 
針對原退撫基金用罄危機,銓敘部竟只有提4年撥補方案,而教育部只會聲稱公教一致、只會配合銓敘部,這種失信於教師、失信於人民、與國際嚴重脫節的行為,不僅讓政府的信用崩盤,更讓人才對教職卻步。當政府的誠信破產導致人才不願意進入教職,孩子的受教權、國家的競爭力將陷入危險之中。
 
政府應採用第8次精算報告的建議迅速撥補,而非只撥補舊退撫基金用罄年度提前之財務缺口。
 
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【全教產】為了孩子的未來、國家的競爭力和社會的安定向政府請命,請政府跟隨國際的腳步,明確規劃退撫基金未來50年的撥補計劃,並及早撥補。政府越早撥補,再搭配強而有力的投資管理,政府的財政負擔越輕,人民對政府的信心越能提升。不要繼續用擠牙膏的方式處理撥補,讓政府信用破產、公教人員陷入老年貧窮的風險,最後產生嚴重的社會問題。






Back to Top